分类
期權交易

胡扯一点技术分析

xgf557799

特朗普是在說謊,還是在胡扯?關於謊言的哲學分析

也許,特朗普並非無知。他並不相信那些他所作的明顯是假的陳述。也許,他根本不在乎不關心他的這些陳述是真是假。作為曾經的真人秀明星,他需要的可能是鏡頭的聚焦,觀眾的關注。就如他在選舉之前所作的一樣,在推特上把他看到能夠吸引眼球的陳述發出來,不管其真假。當他在推特上發佈假資料時,福克斯新聞的保守派主持人奧萊利(Bill O’ Reilly)也質問特朗普。而特朗普的回答是,「難道我就要每一條去檢查它們是否為真嗎?」

當特朗普不關心真假地做出各種陳述判斷時,他或許真的沒有說謊。然而,這意味著,特朗普正在胡扯(bullshitting)。什麼是胡扯?哲學家哈利.法蘭克福(Harry Frankfurt)在他的名篇《論胡扯》(On Bullshit)中認為,說話者在胡扯,就是他根本不在乎他的陳述是真是假便做出判斷。胡扯的本質正是這種對真的漠不關心。特朗普在扯淡,不在於他的陳述是假的,而是他虛偽。因為胡扯並不在乎真假,所以胡扯的人未必在說假話。不過,法蘭克福提醒我們,「在事實或者他認為的事實方面,胡扯的人也許並沒有欺騙我們,或者甚至沒想過要欺騙我們。他必然嘗試要欺騙我們的,是他的企圖。他唯一不可缺的特徵是,他以某種方式歪曲了他的目標。」

交易大師維克多的123法則和2b法則

這麼一句話就是2b的內容了。維克多還講述了為什麼出現這種情況。不過,維克多很清楚,因為你要懂得2b就必須先懂得123法則,要懂得123法則就必須先懂得道氏理論。這裡的順序是不能亂的,一旦亂了就是鬧笑話。我看了那些亂加名字的什麼逆勢2b,順勢2b都是胡扯,根本不懂趨勢的人。2b的產生就是因為趨勢發生改變而產生的,加上個逆勢,順勢,那是根本不懂的人亂說的。看了那些笑話,我經常不自覺的笑,那就是顛倒順序的人了。先懂得了2b才懂得道氏。所以,凡是在前面添加逆勢,順勢的都是不懂趨勢的人,不懂趨勢的人懂什麼2b呢?單純的認為價格回撤到原先高低點便是2b,那是機械用法,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2b的贏面高,主要是它形成的過程是很特殊的,為了打止損,因為高低點之上往往止損及期權佈置的比較多,一旦吃掉,不光有賺錢的一方,經紀人也能湊合吃點手續費。所以,放止損的是被打的,而對手及經紀人都合夥來幹你,呵呵,所以在場內交易的人不輕易放止損,因為在場內下的止損幾乎全世界都能知道,這就是這個道理。一旦得手後,獲利的通常會立馬平倉,因為這僅僅是掃止損,吃點零頭的把戲,不是大戶幹真格的時候。這樣的情況形成了每天高高低低的價格圖形,那在圖上便是2b的圖了。所以,很多朋友會看到日內交易的機會是那麼多。

當然,這是場內交易員的掃止損行為,但是,大戶也會出現。這表現起來就是真真切切的趨勢不能延續了。如大戶再次攻上一個高位,但上面另一個大戶或者說真正的主力下來了,把鎮壓下去,高位不保了,那就形成了2b。這樣,往往會表現為頭肩頂或者雙頂,三頂,箱體等形態。這是多空方爭守的表現。大家試想一下,如果在小時圖的2b是逆勢,那麼在日線圖呢?在周線圖呢?你說他們這是懂趨勢的行為嗎?在日線上的一個2b,在周線上呢?日線的趨勢改變了,還是套在那裡認作趨勢?這樣的笑話會延續的,因為他們不懂。不懂的人來教2b,就好像不懂打槍的人教你怎麼瞄準。

還有便是2b跟波浪結合。我當初不喜歡波浪就是,千人千浪,而且為了一兩個高低點會形成不同的數浪方式。有人用波浪來解釋2b,我告訴你,那是絕對行得通的。但是,你也會發現,當他定義2b為某個什麼浪時,你都能找到特例來證明不是。於是乎,數浪的高手繼續為這樣的情況解釋。實話說,這也是犯渾的一種方式。為什麼呢?2b是誕生在道氏理論的懷抱裡的,波浪是道氏的高級表現形式,你說,懂波浪了還來研究2b,那不是犯渾是幹啥來的?這兩個不是風牛馬不相及,而是波浪早就表現出了2b,你何苦犯這個渾呢?數浪數的好,根本不需要2b,否則你就是給自己麻煩。

除此之外,我還希望一點的是,2b要單獨的用,單獨的意思是說,它這個信號出來了,你可以考慮用還是不用,可以考慮其他能配合的提高勝算的信號來彌補。但千萬不能說,自己用macd看到趨勢上漲卻又用一個2b出來,讓自己犯渾。除非自己絕對懂得2b,否則就不要亂用。

關於維克多

專業證券操盤手,華爾街的風雲人物,曾被《巴倫週刊》譽為“胡扯一点技术分析 華爾街終結者”。他做了40年的資金管理人,為hugo安全資產公司和The Professional CTA基金管理投資。1978—1989年,他連續12年投資盈利,沒有任何一年虧損;維克托只有中學學歷,是白手起家的典型。他年少時精於玩牌,並從中認識到“勝算”和“自律”的重要性。

最伟大的技术分析大师用一张图,告诉你哪个波段交易最容易获利

xgf557799

登录用户ID:

本文作者威尔斯·威尔德(Welles J. Wilder),他被誉为“上个世纪最伟大的技术分析大师”,在技术交易领域,算得上是“开山鼻祖”,拥有许多创新和原创的概念而闻名于世。1978年发明了著名的相对强弱指数RSI,ATR、ADX、Parabolic SAR、MOM、ADI等,在今天的投资市场,有些仍是非常多投资者爱用的技术指标之一。然而,到了后期,作者却放弃自己钻研的技术分析指标,他称“世上没有任何技术指标,可以准确预测股价格方向”,并推出“亚当理论”以取而代之。

交易者的利润大多在C点与E点之间赚到
其实我们所有的获利都是在 C 点与 E 点之间赚到的。为什么是这样?

首先,我们当然不想买在 A 点。既然市场仍处于下跌趋势,为何要在此时做多?

没有一个神智正常的流浪汉会做这种事,但我却看过许许多多的交易者,就是在 A 点时做多。这种事我自己也做过很多次,因而付出了代价。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以前听人家说要逢低买入,但这根本就是胡扯;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有些分析师告诉我,市场马上就要反弹了;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觉得市场已经“跌到底了”或是“跌到位了”。

如果能确定底部(B 点)已经不远(别傻了),此时买进也不算太糟,但其实很多时候,B 点仍然非常遥远。我有多少次是在价格的跌势还没结束时,就开始做多,然后祈祷它会反弹?

在B点做多并没有比较好,因为在市场上涨到 C 点以前,我们无法确定 B 点就是底部。B 点有可能是底部,但市场还是有可能续跌很久。我之所以会知道,是因为这种事我看过太多次了。

就算 B 点真的是底部,买在此时仍不是一笔好交易,因为只有当市场涨到 C 点,才能真的证明 B 点就是底部。因此,在B 点就买进,相当于预测市场走势,这可不是明智的做法。

所以,适当的做法是在 C 点买进,也就是当市场已经完全转向,并开始往我们要的方向,加速前进时买入(为什么要在火车已经往西前进时,我们才要跳上车?因为只有一个方法能确定大盘的趋势是上涨,那就是它已经在上涨了)。

在市场赚了3000万美元(当时的价值,比 1987 年时高出约十倍)的伯纳德·巴鲁克(Bernard Baruch,编者按:金融家,19岁进入华尔街,25岁成为大型证券交易公司的合伙人,被誉为“华尔街孤狼”)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