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期權交易

加密貨幣會取代傳統貨幣?

【現金的詛咒】加密貨幣到底算不算貨幣?風險有哪些?

要是真有政府監督的數位貨幣,比方說班傑明幣 註 更多 Bencoin,這名字是襲用班傑明.富蘭克林,現在百元美鈔的頭像 ,對金融體系可能帶來劇烈衝擊,大幅影響民間銀行轉換流動性的能力。在此條件下,個人就可以有效地控制帳戶進行交易,不必再依靠民間中介機構。就某種意義而言,這就像個人可以繞過銀行,直接在聯準會開戶。在極端情況下,班傑明幣對銀行放款能力的計量影響也可能跟芝加哥計畫(詳見第六章)一樣劇烈,等於強迫民間的替代貨幣百分之百由政府債券擔保。然而這其中有許多關鍵都要依靠監管,包括可以提供哪些替代方案來取代民間金融機構。

加密貨幣與和隱私保障

各位可能會懷疑,我對加密貨幣的討論是針對它的安全協議( security protocol),而不是它的隱私功能。事實上,比特幣早期的宣傳,大都針對一些比較奇怪的零售業務或地下黑市,例如「絲路」( Silk Road),不過這狀況到現在仍在不停地改變之中。例如,多年來,大家都認為比特幣是一種政府永遠搞不清楚內容的匿名交易方式,也部分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它才會成為網路加密黑市最受歡迎的付款方式,雖然這個從來就不是比特幣的主要用途。但是公共分類帳(即區塊鏈)會包含所有交易的記錄,雖然上頭都是一些假名,政府也可以利用這些交易資訊,從中解讀以確認身分。事實上,在不少的例子中政府很可能已經這麼做。第一代和第二代「絲路」被破壞並不只是個事實而已,這裡頭總是可以找到弱點,包括人為與非人為。這是一個科技提供保護,讓政府無法偵探的好例子,但是科技也無法做到完美的境界,未必可以持續到永遠。

加密货币能否取代“压在脖子上的传统金融系统?”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加密貨幣會取代傳統貨幣?

當央行遇上數碼貨幣

中國不是唯一一個有意推行中央銀行數碼貨幣(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簡稱CBDC)的國家。國際結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在2019年調查了全球66間中央銀行,當中近八成央行表示正投入與CBDC相關的工作,而推行CBDC的主因包括提升支付效率、加強安全等。不過,一個硬幣有兩面,在各國追捧數碼貨幣的同時,對於網絡安全、私隱的關注也隨之而來。而隨著近年全球政局漸趨緊張,貿易爭端不斷發生,發展數碼貨幣也可能成為搶奪國際貨幣主導權的手段。當央行、貨幣與數碼化三者走在一起,所發揮的效用會否如想像般大呢?這一切答案可以由區塊鏈說起。

在近年掀起熱潮的金融科技中, 區塊鏈(Blockchain)相信是最受注目的一項。北美信託銀行(Northern Trust)在其《資產託管的重新想像:2030年全球證券服務前景》(Custody Reimagined: The Outlook for Global Securities Services in 2030)報告指出,金融市場在2018年進入數碼化時代,其中區塊鏈將佔據重要地位,數碼貨幣的使用會更為普及。區塊鏈是一種交易的記帳及核實技術,交易能夠以匿名方式記錄在公開的網上帳目。當交易成為「區塊」加進「鏈」內,往後便不能被取消或修改。其特質是去中心化,不再需要依靠第三方的中央機構進行交易及記錄。北美信託銀行亞太區市場提倡與創新研究主管Danielle Henderson-Gerace認為,金融科技業未來的發展趨勢將會是技術及數據去中心化,企業需要習慣去中心化的基礎架構和網絡,共享的數據將帶來更緊密的合作。她強調,區塊鏈會是未來金融服務業發展的核心之一,並會創造新的資產類別,亦即是數碼資產,用家可以更簡單地轉移和交換數碼資產。

加密貨幣是最早建基於區塊鏈的資產。2009年,身份神秘的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發明以區塊鏈支援的加密貨幣比特幣。其後,各種加密貨幣相繼推出,較為知名及流通的有以太幣、泰達幣、瑞波幣。「(加密貨幣)將權力歸還給終端用家,」加密貨幣平台Crypto.com首席信息安全總監Jason Lau表示,「貨幣及財產的控制由一個中心化的銀行體制,重新回到用家手上。」隨著疫情令人們更注重衛生,加上保持社交距離的習慣,電子支付及理財將進一步發展,他相信加密貨幣因而會更廣泛地被應用在日常生活中,而目前較需要跨越的障礙是,讓一般人都能夠接納這項新科技,並建立一個圍繞加密貨幣的生態圈。Crypto.com成立於2016年,並有發行名為「MCO Visa卡」的加密貨幣預付卡。

除了要與非法活動撇清關係,加密貨幣要成為真正流通的貨幣,前路絕不平坦。「要替代貨幣,從來都很困難,」黃健明解釋,貨幣作為交易媒介,存在強大的網絡效應,亦即已經廣為公眾所接受,較難改變,「加密貨幣的去中心化是很吸引,但去中心化以後,要由誰去推廣此貨幣? 」他補充,在欠缺政府背書之下,一般民眾、商戶更難信任此科技,更遑論要跨越加密貨幣的科技門檻。另外,他指不少人憧憬加密貨幣會成為法定貨幣,因而視其為投資資產,由於供應未能滿足需求,價格亦變得波動,影響作為貨幣的用途。只要上網搜尋一下「比特幣」,不難發現伴隨的新聞關鍵字總是「慘跌」、「血洗」、「爆升」等等形容大幅上落的字眼,相信市場早已見怪不怪。最經典的莫過於比特幣曾於2017年全年急升13倍至近20000美元,惟到了2018年尾卻重新回落至不足4000美元。財富管理顧問St. James’s Place Wealth Management Asia在10月發表的調查顯示,加密貨幣是受訪的香港投資者最欠缺信心及最感到失望的資產類別。該公司的香港業務主管Matthew Deeprose在記者會上回覆本刊提問時表示,投資者對加密貨幣的認識仍然不多。

對於一般電子支付與數碼貨幣的分別,黃錦輝解釋,中國的數碼貨幣項目稱為「數碼貨幣電子支付」(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簡稱DCEP)。他說,用家實際使用的體驗雖然與現時的電子錢包相約,但不再由軟件公司管理,而是改由中央銀行處理。然而,去中心化金融本來是傳統金融在加密世界的映射,當中央銀行將加密貨幣重新包裝成CBDC,又是否代表走回中心化的道路?「我們關注CBDC的時候,最重要是了解當中是否有匿名性,以及去中心化的記錄系統,」黃健明說,以數碼人民幣為例,坊間普遍相信人行能夠追蹤到貨幣的走向,並存有記錄,「這個可追蹤性令人行更便利地監察貨幣的流量,有助打擊洗黑錢及恐怖活動,亦更能掌控本來以現鈔作交易的經濟活動。」

顯然,無論是加密貨幣,抑或CBDC,都有各自要面對的困難。那兩者最終是會共存,還是伺機取代對方? Crypto.com的Jason Lau認為,CBDC的發展仍處於初步實驗階段,難以評論,但相信兩者無需要互相取代,正如市場亦有很多不同的加密貨幣,各種貨幣均有其市場。「電郵出現時,很多人說實體信件會被取代,但我今天仍收到實體信件,」他說,「我們有iPhone,也有Android手機,這也是一樣的道理。」但他不排實力較弱的企業或會因而被淘汰。

無論如何,當貨幣繼續走向數碼化的道路,政府、金融機構及用家都將要面對更多的網絡安全風險。從事網絡安全工作多年的Jason Lau說,網絡安全的一大風險涉及人為因素,例如越來越多的黑客利用釣魚郵件,偽裝成金融機構,騙取客戶資料,其他的風險還包括採用第三方供應商的風險、雲端及應用程式的安全,以及個人私隱。「特別是我們這行業,總會有新的風險的出現,」Jason Lau舉例說,近年的Deepfake技術便為金融界的KYC程序(即認識你的客戶或Know your customer)帶來挑戰,為防止有人利用Deepfake在數碼世界冒認他人,KYC程序需要更多的改良,例如在應用程式拍攝客戶的影像時,要求客戶的眼球跟隨畫面指示移動。他亦強調:「保安及私隱是企業與用家的共同責任,即使我們提供很多安全功能,但你卻只採用很弱的密碼,那便是用家的問題了。」

未來有一天能取代現金?醒醒!「加密貨幣」不是貨幣

展開

我媽媽一直到了前幾個月都還在問我,到底比特幣可以買什麼?是不是只能買特斯拉(Tesla, TSLA-US)?好,那現在連特斯拉都不能買了,比特幣還有用嗎?時間拉回 2008 年雷曼兄弟破產,引爆金融海嘯,正當各國央行極力救市的當頭,中本聰發布論文《比特幣:點對點電子現金系統》,隔年 1 月 3 加密貨幣會取代傳統貨幣? 日,中本聰挖出比特幣的第一個區塊「創世區塊(Genesis Block)」,暗示,「比特幣是為了應對金融危機而生」。也正因為比特幣特殊的時代背景以及,中本聰的最初的起心動念,讓許多人剛開始接觸比特幣時,總是在想是不是比特幣或加密貨幣有一天將會取代現金?

  • 貨幣的發展與演進
  • 從貨幣的本質看加密貨幣
  • 貨幣非國家化
  • 貨幣永遠是政府才能做的事

貨幣的發展與演進

從貨幣的本質看加密貨幣

貨幣非國家化

無論是比特幣或是其他加密貨幣,某種程度上都體現了「貨幣非國家化」的思想。這個觀點最早由英國經濟學家哈耶克在 1970 年代提出(Hayek, 1976 )。金本位制以及固定匯率制度被廢除後,由於央行貨幣發行容易受政府干預,導致西方各國普遍爆發嚴重通貨膨漲。為了控制通膨,學術界展開了廣泛的討論,提出許多思想主張:首先是,以傅利曼為代表的貨幣學派強調控制貨幣數量。受此觀點影響,各國推行了一系列改革,包括加強央行獨立性、引入貨幣政策規則、建立通貨膨漲目標等。其次是哈耶克提出的貨幣非國家化理念,其核心論點是認為,只有廢除各國政府對貨幣的壟斷才能實現價格水準穩定。哈耶克他在書中提出了一個革命性建議:廢除中央銀行制度,允許私人發行貨幣,並任由展開自由競爭,而這個競爭將是發現最佳貨幣的過程。哈耶克認為,如果政府控制貨幣是不可避免的,那麼金本位制好於任何其他制度;如果打破政府的貨幣壟斷,那麼就連黃金也不如競爭性貨幣那樣可以信賴,因為競爭性貨幣的發行者有著強烈的限制其數量的動機。哈耶克認為,在允許大眾自由選擇的條件下,大眾會選擇持有或使用幣值穩定的通貨,而拋棄幣值不穩定的通貨。因而發鈔業務的競爭將促使各發鈔行不斷調整自己的通貨供應量,來確保通貨幣值穩定,從而實現物價水準的穩定。

貨幣永遠是政府才能做的事

不過,貨幣的非國家化做法或是接近的做法並非不存在。香港的貨幣體制就是由三家商業銀行發行港幣的體制。香港貨幣局負責港幣的發行規模,但自身不發行港幣,而是由三家商業銀行基於 100% 的美元準備發行港幣。

但最重要的,我認為還是回到貨幣政策上。貨幣政策是國家調節經濟的最重要的手段,我們已經對各國央行充分的利用貨幣政策來影響經濟的發展走向,不會感到陌生。 1970 年代後,石油危機的出現,各國普遍出現高通(Qualcomm, QCOM-US)膨和經濟成長停滯的現象。貨幣學派把貨幣政策作為總體經濟調節的主要工具,在物價穩定和促進經濟發展上發揮了明顯的效果。近期的新冠疫情以及 08 年的金融海嘯,美國實施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也取得了明顯的成效。可以說,貨幣政策與稅務、警察、法院等一樣,是現代國家運作的基礎,是國家機器的重要組成部分。只要國家的形態不發生根本性變化,以國家信用為基礎的貨幣體系就將始終存在。

另一個角度來想,那麼如果是國家自己發行虛擬貨幣呢?其實,虛擬貨幣不僅僅是一個貨幣型態的改變,如果央行發行虛擬貨幣並同時採用區塊鏈技術作為新型虛擬貨幣流通的基礎設施的話,那麼就會對現有的金融市場帶來根本性的改變。因為現有金融市場是以中心化的模式為基礎的。各個機構記錄著自己的數據,當機構與機構之間發生交易時,則透過另一個中心系統,也就是清算機構來保證交易雙方的記錄一致。如果基於區塊鏈技術,當一個交易發生時,雙方就在彼此之間直接記帳,由區塊鏈技術來保證這筆記帳的準確無誤,不需要一個中心化的清算系統來記錄交易。這對任何一個主權國家來說都是巨大的改變。所以迄今為止,除了中國人行以外的其他許多中央銀行在虛擬貨幣上並沒有實際的進展,而中國人行的 DC/EP,它既不「去中心」也不單純只依靠區塊鏈,他跟目前大家認知的加密貨幣是截然不同的兩個物種。然而中國的 DCEP 卻可能對美元霸權形成威脅,因此聯準會也正在積極籌備自家的數位貨幣版本,因此下一個世代的貨幣競爭,較大的機率會出現在國家主權虛擬貨幣間的競爭,而非與「加密貨幣」的競爭。加密貨幣成為「貨幣」的機率是很低的。

【延伸閱讀】

  • 加密貨幣之戰升溫!狗狗幣、比特幣誰能笑到最後?
  • 區塊鏈技術將為股票交易帶來什麼改變?

現在起,也可以在 LineToday 、 Google 新聞 看到股感原創文章囉!
想獲得文章推播?訂閱、追蹤按起來!
若您也願意分享您的寶貴觀點至站上,或有其他文章轉載需求,
歡迎來信:[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