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完整的交易指南

中立的第三方投资建议

中国绿色债券市场 2018: 气候债券倡议组织与中央结算公司联合发布第三份中国绿色债券市场年度报告

气候债券倡议组织 (Climate Bonds Initiative, CBI) 是关注投资者的国际非营利机构,努力推动相关项目和资产的大规模投资,促进低碳和气候适应型经济的快速转型。CBI的工作包括为绿色债券市场进行宣传和推广,提供政策模型、政府建议、国际发展计划和市场数据分析,以及管理气候债券标准和认证计划。欲了解更多信息,请访问www.climatebonds.net。其他中国的报告请点击这里。

Disclaimer: The information contained in this communication does not constitute investment advice in any form and the Climate Bonds Initiative is not an investment adviser. Any reference to a financial organisation or debt instrument or investment product is for information purposes only. Links to external websites are for information purposes only. The Climate Bonds Initiative accepts no responsibility for content on external websites.

The Climate Bonds Initiative is not endorsing, recommending or advising on the financial merits or otherwise of any debt instrument or investment product and no information within this communication should be taken as such, nor should any information in this communication be relied upon in making any investment decision.

Certification under the Climate Bond Standard only reflects the climate attributes of the use of proceeds of a designated 中立的第三方投资建议 debt instrument. It does not reflect the credit worthiness of the designated debt instrument, nor its compliance with national or international laws.
A decision to invest in anything is solely yours. The Climate Bonds Initiative accepts no liability of 中立的第三方投资建议 any kind, for any investment an individual or organisation makes, nor for any investment made by third parties on behalf of an individual or organisation, based in whole or in part on any information contained within this, or any other Climate Bonds Initiative public communication.

The Climate Bonds Initiative provides information resources like this page as a public good. You are free to republish and/or quote online comments or analyses without prior consent, provided you provide a full reference, clearly stating the Climate Bonds Initiative and the relevant author as the source, and include a 中立的第三方投资建议 prominent hyperlink to the original post.

中立的第三方投资建议

Negotiation promotion

谈判促进中心 简介

谈判促进这一创新得到了境内外各界的高度关注,其中国际著名仲裁杂志《环球仲裁评论》(Global Arbitration Review, GAR)专门以“谈判促进规则在中国深圳诞生”为题作了专题报道。

中立的第三方投资建议

一、 卖方投顾与买方投顾

1、 基金圈的怪状

2、 卖方投顾与买方投顾

1

二、 从卖方投顾到买方投顾

1、 买方投顾制度的破冰

2、 买方投顾业务的探索

2

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的投资顾问数量由 2010年的3882人增加至2019年末的5.37万人, 投顾数量增加较多,但大部分由过去的卖方投顾人员转化而来。根据艾瑞咨询《金融行业 2019年中国财富管理与TAMP商业模式 研究报告》, 2018年中国保险公司营销人员数量超760万,同年中国专业理财师(持有 AFP、CFP等资格)数量不足490万。 国内缺乏一套完备的投顾人员选拔、培训、认证、考核和晋升体系,真正具有专业性的综合性买方投顾人才较为缺乏。总体来看,在买方投顾的探索之路上,金融机构开展业务的方向主要有智能投顾和TAMP平台&独立理财师。

(1) 智能投顾

3

以蚂蚁金服与 Vanguard集团 合作的“中立的第三方投资建议 帮你投”为例。支付宝引入人工智能技术,既能让客户接受个性化专业服务,又能大幅降低服务成本。

“帮你投”的投资体验极度简化,省去了投资者风险测评,而是利用客户的支付宝大数据(例如消费、投资)来进行智能化判断和处理。和大部分智能投顾产品一样,“帮你投”采取的也是黑盒模式,在客户下单后才能展示完整组合,投资目标从2 .5% 至1 1% 分为1 0 级,其策略主要通过权益指数基金、增强与主动基金、利率债基、信用债基和货币基金五类构成,根据投资目标不同来调整五类投资品种的配比。

4

美国的买方投顾发展壮大,本质上在于免佣基金是从产品设计层面给予费率优惠。“帮你投”的投顾服务费按每日总资产的 0.0014%计算,年化0.5%。这意味着客户除了要支付基金的申赎费用、管理费、托管费外,还要额外支付0.5%的服务费用, 非但不能达到免佣基金的普惠性,还存在双重收费的情况。

(1) T AMP IFA

近几年来,随着理财产品打破刚兑,原来在传统金融机构和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工作的投资顾问面临产品销售困难、投入产出部平衡和难以帮助客户分散风险等问题,开始选择成为独立理财师( IFA, Independent Financial Advisor) 。独立理财师是指独立于银行、券商、保险等综合金融机构的第三方专业财富管理服务人员,他们往往 能够站在中立立场,依托自身经验与资源,为客户提供专属投资顾问服务。 离开大型金融机构的投资顾问迫切需要专业的一站式服务平台,为其展业各关键环节提供系统支持。

2016年11月2日, 华泰证券收购美国第三大 TAMP 平台 AssetMark, 为国内买方投顾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思路 。TAMP是 指 独立的第三方全托资产管理服务平台(Turnkey Asset Management 中立的第三方投资建议 中立的第三方投资建议 Platform),致力于为注册投资顾问(RIAs)、经纪人、家族办公室等提供全方位的资产管理服务 , 帮助投资顾问更有效率地管理客户以 及客户资产、提供更丰富和专业的投资解决方案,实现更好的投资收益。在美国较为规范的金融市场秩序和成熟的金融市场监管体系下,有超 13000家在SEC注册的独立投资顾问机构活跃在市场中提供丰富的业务, 在财富管理市场中占比高达 50%-60% , 但在中国 这一比例占比不到1 % 。

目前, TAMP模式作为新兴服务在国内泛资管行业处于萌芽和起步期 ,已有盈米T AMP 、点石T AMP 等平台初露头角, 规范和专业化的中国TAMP服务商 中立的第三方投资建议 将有机会引领中国 TAMP行业逐步建立市场从业标准 。 推动独立理财师真正站在买方立场为客户服务,探索独立理财师与平台合作的发展模式,或将成为中国投资顾问的未来发展方向。

深创投孙东升:政府引导基金不一定要从无偿投资转向全市场化,避免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59c862f1eb862.jpg

过去发起政府引导基金的时候,谈判是非常困难的,我们曾经也总结了一个经验,到一个市里边要和市长、市委书记层面沟通。政府资金在过去这么多年预算化管理,它的资金出处都是有要求的,比如说科技口的三项资金、发改方面的资金等等,这些资金有专项的出路,直接从财政拿一笔钱设立一个基金,在当时是很难的,除非市长、市委书记决定,从临时性财政预算当中拿出一笔钱来设立这个基金。而政府引导基金发展到今天,这样一个重大的变化就是政府的出资已经纳入到预算化,出资额越来越大,这也是和过去明显的不同。

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建立了一种股权结构多元化和市场化的激励、约束机制,择优选择GP。一个是GP选择的市场化,另外就是在投资上,各级政府出资,它会有一些政策上的引导。

政府引导基金现在也不仅仅局限于过去主要投向创投基金,现在种类也在发生变化,除了创投基金以外,包括有些政府还专门拿出一笔资金做天使基金,包括我们帮深圳市政府管的1000亿的母基金,中间也有一些天使基金的份额。包括并购基金,政府也有出资。

过去政府出资基本上没有界定投资的行业或者领域,现在政府也在发起参与设立一些专业化的基金,包括生物医药、健康产业,甚至海洋产业等等的专业基金。

另外就是对基金管理人的绩效考核,政府的经验也越来越丰富,第一个关口就是在选择GP的时候对管理人的背景和过往业绩有要求。然后在整个基金的运作过程当中,整个基金运作的状况也在有些地方建立了考核的机制,逐渐在完善政府引导基金的管理,或者对GP的管理要求。

第一个问题,由于这两年政府基金出资额越来越大,它在每一个基金当中的出资比例一般来讲占20%到30%,不同政府有不同的要求,剩下还有70%到80%的规模还是要靠我们GP到社会上募资,这个压力还是很大的。现在如果有一定创投经验的人,从资历上申请政府引导基金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更大的问题是来自社会化募资的压力,很多基金因为社会化募资达不到要求而夭折,这也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政府引导基金一旦设立之后,投资的监督难以满足政府的要求,尤其是在欠发达地区设立一个基金,本身当地的项目资源有限,在投资上以创投的专业眼光来选择项目,认为投资标的相对匮乏,投资进度难以满足政府的要求。我们管理的深圳市政府1000亿规模的母基金,在过往发起设立基金当中,就有这种因为投资进度实在无法达到要求而退出了政府引导基金这部分。

第三个问题是管理团队不稳定,决策机制、风控体系建立不到位。这主要是有些政府出资是他们单独设立一个平台,他们派人来管理,这样相对来说就不太专业,毕竟他们是政府官员,在风控体系的建立,项目遴选决策机制上还需要摸索。

第四个问题是政府引导基金退出形势不容乐观。截止到2016年底,政府引导基金的总规模是2.4万亿,假定其在子基金的投资比例为20%,放大后的基金总规模达到12万亿,这样投资的规模非常多,要全部退出是非常困难的。

第五是政府引导基金存在政策性与市场化的协调问题。作为GP我们接受政府出资,前提是要接受政府对这个基金出资部分的政策性的要求和导向,如果无法满足这个要求,政府也是无法投资的,这样的矛盾在后期政府出资之后,在整个运作过程当中,需要一定的时间和政府管理方进行沟通。

第六是区域引导基金发展不平衡的问题,现在主要是集中在华北、华东、华南这些发达地区,在欠发达地区投资还存在一定的问题。

我们的建议是:第一稳定和扩大政府引导基金的功能,创新引导基金的形式或者模式。就目前来讲,政府引导基金在投资区域有限制,对投资额要求放大,这对我们来讲是比较大的压力。第二是政府引导子基金的布局适度集中化。大家知道深圳是一个创新之地,项目资源相对比较丰富,大家在拿政府的钱的时候,应该说不担心投资进度或者投资标的的问题,但是在一些欠发达地区,如果设立规模比较大的基金,可能会存在投资上的问题,我们建议还是应该适度集中化。第三是政府引导基金基于多维度遴选管理团队,首先是管理团队的过往业绩和管理机制,要选择合适的基金管理人,另外是投资匹配度,要有前瞻性,还有对政策的契合度,这些方面都要考虑。第四是拓宽引导基金的退出渠道,大规模的政府引导基金未来投资以后在退出的时候,对创投机构来讲是一个必须考虑的问题。我们建议政府从现在就开始设立一些PE或者VC这种二级市场的基金,给这些到期的基金退出选择一个退出的新渠道。应该说现在我们大家在管理的基金,可能各家都存在类似的问题,基金到期以后无法退出,毕竟还存在存量资产,这些资产如何处置,这是GP长期需要考虑的问题。

在各地政府拿出大笔资金做母基金或者做直投基金的同时,我们也不能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过去政府出资是对一些中小企业和创新企业有无偿资助,如果政府把这些钱都拿来做市场运作,可能对一些真正创新的东西我们商业机构不愿意投,对于这样的项目,还是建议政府基金无偿投资他们,尤其是对一些天使项目或者是一些重大创新的项目,并不一定是完全从以前的无偿投资转向全市场化的方式,避免走向另外一个极端。